上页  目录  下页  
第193章 犹豫不决
2018-07-12 11:14:39
    请输入正文。“这叫萝卜米!”主人笑着介绍,“自家田里新收的。才带来时人也以为是萝卜,一吃才知硬硬的全是粉面,好似打好的年糕,咬都咬不动,只能捶碎碾细了煮着吃,两三个就好煮一大锅。与米饭的滋味倒也相仿。

    “因其耐肥好种,又经饱,过了年,一村的人都种上了它。叶子也像萝卜,却高大茂密。

    “长得好时那萝卜根一个足有十四五斤,晒干了也有二三斤重,比稻米收成平空多了几倍。是以原来种稻米的,如今倒有一大半改种了这个。”

    四个年轻人大为惊奇,都说:“果然这么好,那怎么不全种成了它,岂不粮食吃不完?”

    主人笑了,说:

    “话可以这么说,无奈上头收皇粮还是要稻米和麦子,不种也不行的。这萝卜米在我们农村人家,就是自家吃饭和喂养牲畜,多了也只有做酱做酒。如今屋外树下都埋得有大酒瓮,上前年埋下的,也不知何年何月再起出它。”

    看来这萝卜米也就是一种超级薯类,不过比白薯、马铃薯淀粉含量更高,产量更大。

    当下不暇再问,他们略微客气几句,便都狼吞虎咽,大快朵颐,把人家一大家子的饭吃掉大半,还像只吃了个半饱。

    饭后抹抹嘴。互相商量,给人家送个什么为谢,竟找不出来——那三个是随身什物全部丢得光光;只白思孟还有个书包,却除了毛衣毛裤,别无长物——只好腼颜空口道谢,说是将来有机会,一定十倍报答。

    其实四人也知道,人家哪里想他们报答,也不过说说好听罢了。

    饭后闲谈,直到深夜。然后一宵酣睡,早起后个个精力充沛,几天的煎熬总算得到了补偿。他们谢过老汉一家的盛情,早早登程,趁还凉爽,快步走上了出山的土路。

    本来夜晚闲谈中,多数人已不想继续前进,而是看一看就打道回府,先汇报再说。从安全角度看,这样无疑最为妥当。

    这并不完全出于畏缩,简单对比一下二杠三就行了。

    凭良心说:第二组得到一张错图,全军覆没,二杠三孤身回去报信也不是不对,只是略微早了些,因为还什么都没看到。

    花那么多工夫策划出这么一个行动,成果却一点没有,那怎么行!

    而他们这第四组就根本不同,不但走出了沙漠,还见识到这里的居民,还知道了沙漠两边存在两个国家。这是个非常重大的情报。也是他们足以塞责的现实贡献。

    有情报就要赶快传送回去。电报不通,就得人送。如若不送,再碰上什么危险,第四组也全军覆没,那不又一次鸡飞蛋打!

    力避前失,以免重蹈覆辙,这岂不是最好的理由吗?

    而另一方面,若说此行主的要目的是找飞船,找不到就算失败,那么村民已经说了,那飞船不但已经坠毁,还炸了个精打光,那还有鸟的保密资料?

    这目的想要实现,已经非常不现实了。

    若是一定要去到跟前亲眼看看,那也不是不行。但是直北三千里,路程非同小可,又面对一个强大的王国,不装备好一支规模可观的探险队、带上足以防身的武器,那肯定是不行的。这就需要好好规划了。

    我们提供情报,上头师父们尽管规划,规划好了再来。如果情报不够,也可以再叫别人进来,我们区区四人就可以撒手不管了。

    乍看起来,这理由非常非常之充分。

    然而商议到最后,却又都不敢这么说。

    理由也很丰满。第一老汉说的不一定就是他们要找的飞船;第二传闻不一定真实;第三,就算飞船找不成,不是还发现了若干新情况吗?

    如果相信万时明听到的沈关监与师父们的谈话,上头真正的意图是要寻找一个人类避难所的话,那么他们的探索便仅仅只是开了个头,大量的情形都还一无所知对不对?

    那仙人是怎么回事?妖兽又是怎么回事?真有人能够什么都不坐,一抬脚就能飞吗?

    还有,虽然大熊和老汉没说,那仙人和妖兽会不会还有更多的本事呢?为什么传说中他们都会变化,这里的却不能?要是能,他们会变些什么?

    再就是,眼前是一个新世界,这没问题。沙漠东西有两个国家,这也没问题。可是新世界是由多少国家多少地区组成,起码也得知道个大概吧?

    前三批什么都没报告,咱这已经深入内地的第四批也照样扯烂污?

    这么一想,就都不敢也不好意思这么早就离开了。

    算了吧,别再伸过脸去讨人打。继续走,再往前多走走,起码也得有真正能够塞责的新收获才能回头吧!

    为了两全其美,白思孟有一阵子还想一起先护送朱品声回去报告,然后三人再返回这里。但朱品声听了视同侮辱,反应非常强烈,连万时明都跟着挨了几句难听的,他也只好不说了。

    离开山区,进入平原,他们才真正见识到南叙地区的富裕,不用看田里长的怎么样,只看那齐整的庭院,高高的草垛,成群的牛羊,学堂里朗朗的读书声,以及路人整洁漂亮的衣饰,就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万时明指点着慨叹说:都看见了吧!实际上,不须明君,也不定要英主,只要土地不缺,风雨适度,没有战争,少些敲剥,只需几十年,国人的生活就会跃上一个新高度。

    古往今来,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今天这里的情况就是最新的明证。

    对百姓来说,最可怕、最不幸的就是混乱时代。

    战事一起,拉夫抓丁,田地荒芜,流离失所,唯一能逞心快意的就只有那些草头王。就是最终归于一统,也不知白白耗竭了多少百姓的血汗。战国如此,五代也如此。

    “垂拱无为天下治!”白思孟不知想起了哪个诗人的这句诗,便随口念了出来。

    “一将功成万骨枯!”小蒋冒冒失失地接上说。他也只会引用这个成语。

    “这都说的什么呀!”朱品声腻味地说,“全都牛头不对马嘴!”又怪万时明,“都是你起的头,这个那个的。老伯不是说了吗,新夏都快三十年没打仗了,好着呢!”

    “三十年没打仗就保险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小蒋没头没脑地又来一句。

    朱品声一时噎住。万时明和白思孟都笑起来,私心感谢他傻不拉几地背了锅去。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这看似没轻没重的一句话,却似乎冥冥中被神听到了,还颇为欣赏。于是不太长的一段时间过去,竟让他这句陈腐至极的老生常谈,化作了一语成谶!

    (本章完)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