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页  目录  下页  
第一百三十四章 香港之行二
2018-07-12 11:02:22
    云楠放下手中的筷子看热闹,跟上次离家的小心谨慎相比,这次出来她和李铎好像都有点放飞自我,不过这也正常,第一,在这边人生地不熟,如果不显露实力很容易被人看轻,从而引起一堆的麻烦,第二,他们虽然才金丹,但都手握重宝,在这一界可谓是难逢敌手,第三嘛,少年得意,父母又不在身旁,现在不张扬什么时候张扬?

    不夸张的说,李铎一个弹指就能让光头和这些喽啰消失在人间,不过他当然不会那么做,又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人,而且作为一个内心有点叛逆的少年,对黑社会还是有那么点不可言说的好奇,加上云楠笑嘻嘻的目光,他心里高兴,就跟猫戏老鼠似得跟光头他们玩了一会儿,也没伤人。

    说实话,经过十年浩劫的洗礼,国内很多东西没有保存下来,就是一些有本事的人也都悄悄的潜藏起来或者远走海外避难了,像香港还宝岛,还有海外各大国家的唐人街里卧虎藏龙,茶楼里老人家比年轻人要多一些,见李铎一对八都没吃亏,就知道这少年身手不弱,其中一位眼睛就忍不住闪闪发亮起来。

    “少年仔,我来跟你斗一斗。”等李铎那边将光头他们耍得差不多了,老者终于忍不住拍桌而起,一个蛇叼,奔着李铎的手腕而去。

    李铎逗着光头半天,见他们也没那么重戾气了,也就撒手了,刚才他们进来,茶楼里的老少都没啥反应,这证明了光头这些人也只是看上去凶恶,平时没做过什么叫大家反感的事儿,而且刚刚动手,光头和手下也小心的控制着活动范围,在场除了挨着他们的两桌怕被波及换了位置之外,就没有一个匆忙离开的,就连推着小车的服务生也是如此,想来也是见惯了。

    难得见到这么识相又有趣的人,李铎玩的开怀,那老者袭过来的时候他也没生气,不过他也没什么心思再动手,小姑娘看热闹看入迷了,再不吃饭就凉了,所以只手腕一翻,食指和中指并拢点向老者的手腕内三寸,也是蛇形功夫的七寸。

    老者低喝了一声:“来得好!”迅速化招为缠,打算顺着点过来的指头绕到对方腕子上去,却没想到,看似慢吞吞点过来的手指,他却没躲开,没躲开不说,明明感觉对方没用劲儿,他的整条手臂带着半拉身子都动弹不得了。

    老者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两根指头,就算另外的半拉身子还能挣扎几下也不动弹了,盯着李铎看了好几眼,喃喃的念叨了一句:“化劲无形,竟然是化劲无形。”

    他这话似在自语,实则疑问,心里对李铎小小年纪就已经到达了他一辈子都无法跨越的那道门槛有些不太相信,等见到李铎眼中的笑意,却又不得不相信,老者忽然有些心灰意冷,他一直以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勤学苦练总归会有回报,见到这小小的少年,必须得承认,天赋这个东西确实是太重要了。

    “老先生不必颓然,他幼年曾有奇遇。”云楠自来尊敬老人,也颇得老人的喜欢,实在不忍心一个老人家就此丧志,出言安慰了一句,而且她说的也是事实,要真是从武道入门,现在的李铎还真未必有这老人家的功夫厉害。

    李铎一听这话忍不住噗嗤一笑,收了手回身弹了云楠的额头一下,又把她跟前的点心笼子挪开,重新叫了一份热粥给她。

    那老者本来还有些迷茫,听了云楠的话忍不住一笑,天赋和机遇对方都有,他只有勤奋又怎是对手,这样一想心中便释然了,也没多说多打听,只抱了抱拳点了点头,转身下楼去了。

    “兄弟这身手,我算是服气了,我叫阿强,这一片都归我管,有事儿提一声我的名字就行,嘿嘿,林四,你这家伙真是好命,也不知道哪来的狗屎运,能认识这么厉害的小兄弟……”光头和几个兄弟本来还有点不忿,等老者被一指头摆平了,立刻就变了态度,目送老者走远,便涎着笑上前跟李铎搭话,再看林港生就有点羡慕嫉妒的意思了。

    云楠本来还在心里敬佩那老先生的风骨姿态,听到光头的介绍顿时大笑起来,竟然是光头强,怪不得这么有趣,将动画片里的形象跟眼前的人一对比,又忍不住趴在李铎的肩膀上笑。

    光头强也不在意,他本来就不对老人和小孩子动手,招人骂不说还显得自己很没品,原本是想挤开李铎跟林港生说话,现在干脆掉个个儿,把林港生挤开挨着李铎搭茬。

    林港生也不介意,三教九流他认识不少人,跟光头也算熟悉,知道这人颇讲义气,平时也没少来往,见仙子被逗得十分开怀,便想着顺水推舟,让双方认识认识,管了用上用不上的,只要大仙们开心,他就开心!

    就这样,奇怪的一桌凑在了一堆,有富豪家的少爷小姐,两个粉雕玉砌的少男少女,加上一个穷凶极恶的黑社会,外人看去怪异别扭,可桌子上的气氛却又分外融洽,聊到最后,李铎甚至还主动给了光头一块玉佩,不过他没说玉佩的作用是什么,反正等他们走后,林港生会告诉他的。

    吃过了一顿精彩的早茶,林港生和林亦如又带着他们去商场采购,在车上说起了林伯兴对外的说法,只说昨晚林家大宅叫人埋了炸弹,还有黑社会出没想要他们全家的命,刚好林伯兴去内地时认识的一个武道高手带着徒弟们住在他们家,这才免去了林家全家覆灭的惨剧。

    为了以假乱真,林伯兴特意找人通了黑白两边的路子,各出一批人配合着做戏,以告慰广大民众,毕竟昨晚动静闹的还挺大,而且注意他们林家的人也挺多,当然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只能唬弄媒体和大众,背地里林家给的借口就是得罪了玄门的人,特意请了内地的高手前来化解,结果双方在林家大宅斗了一场。

    其实相比前面,后面的借口更扯,可偏偏这会儿风水玄学在香港十分盛行,不说那些当官的,就连驻扎在这边的外国人都有几分迷信,而且确实有几个麻衣神相有些本事,所以这话一出,反而比黑社会寻仇还叫人不敢深究。
 上页  目录  下页  
网友推荐排行榜

最新上架的小说